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重生的庶女之王侯夫人 > 1  重生

1  重生

作者:赵默沫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zuixs.net/book/282612/65038842.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还未到立冬时节,余杭城内已是寒风凛冽,落叶随风飘舞。走在路上,在空中四处飞舞的落叶不时地飘落在行人脸上,或是身上。冰凉的叶梗或叶身打在脸上,不免加深了入骨的寒意。屋外刺骨的寒风透过破裂的窗户纸钻进了屋内,整个房间开始弥漫着寒冷的空气。

    正低头刺绣的覃璇感到一阵寒意袭来,便起身前去查看。见是窗户纸破裂,她正想着明日让紫薇去府外买些窗户纸回来时,楼上突然传来了“咚咚咚”的敲打声,声音刺耳,且循序渐进,越来越重。

    一旁的紫薇脸色一沉,嘴里念叨着:“这定是六小姐又让丫鬟拿着大棒缒在敲地板,这几日她们敲的是愈发地频繁了”。

    覃璇应声抬头望着天花板。若是以往的她,只怕要冲上去闹个没完,不过现在的她再也不会肆意妄为了。她随口说道:“等她手打酸了,见无人应她,也就不会再闹了。她们敲的愈发频繁,不过是想激怒我们罢了”,她是不会再上这个当了。

    话音刚落,紫檀匆匆掀起门帘,低头往里赶,嘴里不断地念叨着:“这周管家每年一分发木炭,轮到我们的时候,他的手总会不自觉地抖些”。每年的立冬前夕,管家都会逐院发放木炭。

    覃璇略皱眉头,告诉紫檀:“日后这些话关在屋里说即可,千万不要对外说”。大户人家,本就处处勾心斗角,若有些风吹草动传到他人耳中,只怕会被人抓住大做文章。前世,她就是不懂得遇事要沉得住气,相反总是闹个没完,结局才不甚好。

    建安十七年,她奉父亲之命嫁入京城徐家。覃家虽靠经商起家,但只是小地方出身,不比京城徐家世袭爵位。再加上她出身卑微,娘家也开始没落了,因此府中无人愿意为她撑腰。况且大户人家本就家规森严,她又一向任性惯了,自然不入大夫人的眼睛。

    大夫人与徐家众多姐妹的处处为难,让她在府里如履薄冰。更生气的是,她小产时,大夫人竟强行为徐知非纳了一房妾室郭氏。她虽恼怒,但碍在有求于徐府,最后也只能接受。

    那时正值覃府遇难之时,父亲的家信中字里行间中总是透露着哀求之意。她一向心软,且也是认为家族的事情与自己息息相关,毕竟家族落难,自己的日子也不会好过。父亲提的多了,她也是心里急躁,便总爱在徐知非面前提上几句,巴望着徐知非能够帮衬她家里一把。

    可她家里的事情怎是徐知非几句话便可以解决的。每当她提出要求的时候徐知非也只能闪躲。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她总会闹上几天,次数多了,两人也就开始隔了心。再加上众人的挑拨离间,温柔体贴的郭氏适时介入,终于她与徐知非夫妻反目。

    那日她出于好心,抬了一碗鸡汤给怀孕的郭氏,怎料当天晚上郭氏便出现了小产症状,所有的矛头都对准了她。人证物证俱全,她没有任何站得住脚的理由。再加上她之前的所作所为伤了徐知非的心,因此不管她如何解释,徐知非都坚持将她赶出了府外。

    当日恰巧倾盆大雨,她在府外跪等了一晚上,都未见有人开门。想起往日的夫妻情份,再到今日的夫妻情断义绝。她彻底心寒,凌晨时分,苦等无果的她便一头撞到了府外的柱子上。

    然后她一睁眼,回到了建安十五年,她十五岁的时候。回到了自己生活了十五年的小院里,身边是跟随自己的贴身丫鬟紫檀与紫薇。醒来时她惊讶地打量着这里的一切,因为这里不是徐府。

    见她一脸惊愕,紫檀与紫薇二人也有些不知所措。紫檀一提醒,她才知道自己回到了覃府,回到了四年前,而那时她尚未出嫁。

    覃璇望着这陌生又熟悉的环境,不免感慨又愤恨。这几日她一直在想那碗鸡汤明明没有过别人的手,郭氏为何会出现小产症状。虽然她知道前世那些让人生疑的事情再也不可能找到明确的答案,但她这两日一闲下来总会情不自禁地仔细回想起那件事情发生的经过。

    “七小姐,要入冬了,喝点热水暖暖身吧”,覃璇的贴身丫鬟紫薇上前去给覃璇倒了些热水。覃璇应声接过紫薇递过来的茶水,望着紫薇那张眉目间颇为清秀的脸,覃璇手中的茶水杯突然一抖,热水溅落在了手上。

    她想起来了,煲那碗鸡汤时,她曾经有事出去过,是府里的一位妈妈唤她,她便让紫薇替她看了下火上还在煲着的汤。所以,接触过那碗鸡汤的人,就只有她与紫薇。

    见覃璇的右手被开水烫到,紫薇连忙去给覃璇找药膏。覃璇看着紫薇那忙碌的身影,不免有些疑惑。紫薇,她跟了自己十多年了,且对自己一向忠心,为何要害自己,还是自己多想了?

    若真的是她,自己一向待她不薄,她为何要害自己?背后有没有人指使她?指使她的人到底是谁?

    紫薇将手中的药膏抹在覃璇的手上。覃璇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随口问道:“紫薇,你以后会不会背叛我”。紫薇一脸惊慌失措,手中的药膏落在了地上:“七小姐在说些什么呢,我怎会背叛七小姐”。覃璇弯腰将药膏拾起,笑道:“我就开玩笑的,你别当真”。

    紫薇镇定了心情,继续替覃璇擦药膏:“七小姐不必担心,这只药膏可是前段时间五小姐送过来的,治烫伤是最有效的”。

    五姐覃宪是大太太的女儿,因为她相貌端庄,性情好,且为嫡出的缘故,所以最得父亲喜欢。她又一向喜欢捣鼓这些药膏,想着也不是什么坏事,父亲也就由着她去了。

    因为出身卑微,覃璇在府里的日子也并不好过。就是覃宪会常来她这里坐坐,还经常给她送些东西。她与覃宪一直私交甚好,在她与徐知非认识的初始,那时覃宪便经常给她出主意,还为她打掩护。

    后来覃宪先覃璇一步嫁给了京城城西王家公子王朗,夫妻和睦。怎料不过半年,王朗便因病逝世,王家见覃家没落,且覃宪无所出,就将覃宪赶出了家门。

    覃璇虽着急,却因在府中地位不高,对此也是无可奈何,只能够经常去覃宪落脚的庵里看望覃宪,顺便给她带点东西。不过自从王朗病逝后,覃宪似乎也宽了心,整日在庵里吃斋念佛,从未与覃璇说过其他事情。

    至于覃家,重生之后的覃璇知道,在覃宪嫁到王家之前,因为覃家被牵扯进了四皇子谋反一事,覃家便已经开始没落。所以父亲在知道自己最疼爱的女儿有如此遭遇后只能爱莫能助。

    也正因为覃家被牵扯进四皇子谋反一事,父亲担心会整个家族不保,才会急急忙忙地将自己嫁到了徐家,也是想着能够多个靠山。不过也是自己不争气,不仅没能帮到覃家,反而连性命都丢了。

    覃璇心头一怔,在她身边的人中,也就覃宪颇懂得些医术。若紫薇不是从药馆中得到的药,那么就只能是从覃宪那里取得了。想到这,覃璇就一直猛摇头。

    没有确凿的证据,还是不要瞎想的好。若想错了,反倒节外生枝。所有的事情都过去了,她不会再嫁给徐知非,也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她也不想再管覃家的这些破事,前世,为了所谓的家族使命感,她已经把自己给搭进去了,这一世她只想过自己与世无争的小日子。

    紫檀将柔软的绒毯裹在覃璇的腿上,说:“最近的天气还不大冷,七小姐先将就着这些毯子,等过段时间天气冷些,再把木炭拿出来”。

    覃璇心头苦涩,应该是管家发放的木炭又短缺了吧,只能先将就着用毯子。不过,前世,她就是这种待遇,任凭她再闹的厉害,也从未改变过,所以她也早就习惯了。

    生母五姨娘刘氏本是大太太的贴身丫鬟,覃家老爷一次喝醉酒之后,就阴差阳错地与刘氏结为了秦晋之好。等覃家老爷酒醒之后,才大叫糊涂至极,但也木已成舟,只好纳了刘氏为五姨娘。

    覃家老爷本就不愿纳刘氏为妾,所以一直对刘氏爱搭不理,再加上大太太对刘氏被纳为妾室一事耿耿于怀,多年来总是想方设法地给刘氏使绊子。所以这些年来,覃璇与生母五姨娘的日子并不好过。

    “没关系的,我现在也不冷”,覃璇笑着应道。

    紫檀看了一眼覃璇略微有些气色的脸,稍微松了口气,将紫薇递过来的暖炉塞到覃璇的手中后,突然想起了早上遇到五姨娘一事,嘴里念叨着:“今日上午遇到了五姨娘,她问我七小姐好些了没”。

    覃璇缓了口气,说道:“等我过几日好些,就去看她”。这覃府一向家规森严,姨娘未经大太太许可,擅自去看自己的子女,是要被大太太处罚的,到时候反倒落个不好的名声。

    紫薇有些意外,正在倒水的茶杯也溢出来了,她连忙将多余的茶水倒在茶盘中。自从七小姐病好了之后,整个人就与以前很不一样了,就连说话的语气都改变了很多。似乎,似乎就像是变了个人。

    紫檀注意到了紫薇将水给倒多了,便提醒紫薇说:“紫薇,你的水洒了”。

    见紫檀注意到了自己的过失,紫薇手忙脚乱地将水壶放好。她为掩盖自己的心虚,迅速将话题岔开:“我听说这两日管家要发放锦缎布料,我托三小姐身边的兰亭给我留意着,若一有消息就及时告诉我们,每年我们都是最晚去选布料的,只能够挑别人挑剩下了的”。

    “你拿主意便是”,覃璇回道。

    有小丫鬟跑进来禀道:“七小姐,六小姐过来了”。

    众人都有些意外,覃璇则暗道一声糟糕。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