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极品毒妃:嚣张小师妹 > 楔楔子

楔楔子

作者:阮南姝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zuixs.net/book/282611/65038741.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齐国,盛京。

    雪后的阳光暖融融,似要将昨日下过的雪全都融化。一大清早便有小厮在最繁华的大路上扫撒。

    “昨日的雪真是大,亏得今天天晴了。”

    “是啊,今日可是咱们殿下的大婚呢。”

    “听说咱们殿下这些年一直在幽冥山学艺?”

    “你是新来的吧,这在咱们府里都知道,不过听说这次殿下大婚后就直接在朝里任职了。”

    “快干活,一会儿总管看见了又要骂了”

    ……

    傅奕清一身大红婚服,独自站在院中,面上不见一丝喜色。看着远处若隐若现的高耸如云的青山,手中摩挲着一条碧青色的穗子,那穗子微微泛白,一看便是有些年头了。

    管家傅忠小心的走到他身边

    “殿下,时辰到了,您该启程去接秦家小姐了。”

    傅奕清恍若未闻,良久,久到傅忠都怀疑自己是否催促过他,低下的头也久久没有抬起来,时间仿佛定格。

    傅忠正犹豫是否该再次提醒时,傅奕清转身,淡淡道“走吧。”

    繁华的街道两边站满了看热闹的百姓,人人都羡慕秦尚书的嫡长女嫁了一个好夫婿。

    九皇子傅奕清,幼时便在幽冥山拜了师傅,此番学成归来,皇帝大喜,着封为江乐郡王,封号为端。江乐那个地方富饶,就算是端郡王不在朝中任职,回封地也富足一生。

    接过亲的队伍浩浩荡荡返回端郡王府,吉时快到了。

    与此同时一匹骏马也正飞奔赶往端郡王府。所过之处,无不尘土飞扬。

    待赶到端郡王府时,正赶上礼官唱道“吉时到,一拜天地!”

    “这位姑娘,你可有请帖”

    “姑娘,这是端郡王府,你不可擅闯”

    来人翻身下马,丢开缰绳便冲入大门,见有小厮阻拦,也不言语,甩开马鞭便将左右小厮抽翻在地。

    守门的小厮忍者疼大喊

    “来人,快来人,有人擅闯王府,拦住她!”

    大门处一闹,纵然还有最后一拜没有行礼,大堂里却也渐渐安静下来。呼吸之间,那人已经到了观礼的人群后。人们缓缓的为她让出一条窄路,好奇的打量。

    女子一身黑衣,束发的丝带垂到发尾,只是,满身尘土,半身伤痕,显然是经过激烈的打斗。

    府兵这时已赶到,将女子团团围住,她却不为所动,眼睛定定的望着傅奕清。

    傅奕清回头看清来人后,眼神一缩,那半身的伤刺痛了他的眼。袖子里的手握紧又松开。终是哑着嗓子开口道

    “清姝,我……”

    “这便是你说的一年?这便是你所要处理的要事?”南清姝抖着嗓子,极力控制自己,轻轻问到。

    傅奕清动了动,抬脚向门外挪了半步。

    “婚姻大事自是要事,姑娘若是来观礼请随意,若是滋事,这里是端郡王府,还请三思。”秦宝婵一手拉住傅奕清,一边冷冷的说到。今日是她的大婚,这忽然冒出来的女人让她很担心,尤其是傅奕清的态度更让她心慌。

    傅奕清听了秦宝婵的话,将迈出的脚缩了回去。是啊,今日是大婚呢。

    “你可还有要说要做的?”南清姝不为所动,依旧盯着傅奕清,艰难的说到。

    傅奕清张了张嘴

    “自然是有,姑娘想必也知,这礼尚未完成。”秦宝婵抢在傅奕清开口前道。之后便捏了一下身边丫头月梅的手。

    月梅了然,赶紧示意礼官继续。

    “夫妻对拜!”

    南清姝眼睁睁的看着那个说好一年后回来娶她的男子,缓缓弯下腰与对面的新娘拜了下去。

    狠狠的闭了眼,将眼泪逼了回去。

    “如此,阿姝在此祝清师兄早生贵子。”

    南清姝从怀中拿出一块玉玦,随意的丢到傅奕清怀里。

    “这玉玦便做与你的贺礼好了。”

    说罢,转身欲离开。

    傅奕清扬手接住玉玦,紧紧抿着嘴唇,这玉玦是当初他送给小师妹的,当初给她的时候她还喜欢的不得了,从不离身,现在竟这般随意的丢弃,握着玉玦的手也越收越紧,似是要将玉毁掉。

    只是最后终是不忍,将玉玦重新揣进怀中。

    南清姝转身之际,看到傅奕清腰间的穗子。半息间闪到傅奕清对面,伸出手便要将其摘下,傅奕清见她到面前就知道她意图,抬手护住了穗子,早一步摘下,一个转身间把穗子拢到袖子中。

    “清师兄不必了吧,还是干干净净的入洞房去吧。”

    言罢,甩开马鞭冲傅奕清冲了过去。

    周围的宾客见状都四散开来,府兵想要上前,被傅奕清一个眼神制止。

    “王爷!”秦宝婵一把扯下盖头,尖叫起来

    南清姝的马鞭甩的虎虎生威,却拿傅奕清一点办法都没有。

    傅奕清竟笑了。一边招架,一边带着丝宠溺的说“早就让你多在武功上多用点心思,这一年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看那样子根本就是陪着南清姝胡闹。末了,还喃喃道“竟落了这半身的伤。”

    南清姝一个翻身站定,收起马鞭“清师兄今日大婚,我就不大开杀戒了。东西我改日来取。”

    秦宝婵狠狠盯着南清姝,随后超月梅递了眼色。月梅会意。

    “笑话,你今日大闹礼堂,皇上知道了不杀你便不错了,你一个婢子还不赶紧跪下求王爷王妃。”

    南清姝冷笑,抬手抚了一下头发,“哦,那我是不是该多谢王爷王妃不杀之恩?”

    傅奕清见状无奈的摇头。

    果然,南清姝半息间在自己和月梅间打了个来回,在月梅肩头拍了一下。

    随后,扬长而去。

    南清姝牵着马走到城外的湖边,感觉这风从未有过的冷,太阳从未有过的刺眼。

    “清姝,我这次下山要一年才能回,待我回来娶你可好?”

    承诺犹在耳畔回响,却已物是人非。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