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穿越之萌后如词 > 第三章珊 翡翠珊瑚

第三章珊 翡翠珊瑚

作者:九酒茶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zuixs.net/book/282610/65038431.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日月交替,阳光透过枝丫间的缝隙撒在地上,割裂出斑驳的光点。

    突如其来的阳光,让面具男十分不适的眨了眨眼,然后才慢慢的睁开眼睛。几乎是一瞬间,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他的手臂,麻到没有知觉了!

    面具男眯着眼,偏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脏兮兮中衣的少女躺在他臂弯处,像煮熟的虾子一样蜷缩在他怀里,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他看不清少女的脸,只能看到她乌黑发顶的漩,小小的漩圆圆的,有点可爱。

    可惜,他从来不懂怜香惜玉为何物。面具男冷笑,抬起另一只手毫不犹豫的掐住了臂弯处女孩的脖子。他越来越用力。

    孟若词原本梦到自己在啃大鸡腿,突然大鸡腿变得像巨人腿一样大,她还来不及高兴,大鸡腿就猛地压在她脖子上,差点压断她的脖子。

    死亡的感觉笼罩着她。孟若词下意识恐惧的乱抓,乱打,乱踢,一不小心就打在面具男的伤口处,面具男手上的劲一松,一个闷哼。

    眼见着怀中的人慢慢安静了下来,他叹了口气,从衣服里摸出信号弹,放了出去后,便躺在地上大口喘气,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幅度。

    信号弹放出去没多久,两个男人一个女人就出现在树林里,他们脸上露出狂喜的神色,衣衫略微凌乱,连日的担心、赶路,让他们疲惫不堪,但现在他们依旧丝毫不敢停息,快速的往面具男的方向而去。

    不过一小会儿,三人便已来到面具男身边。

    “主子!”三人同时喊道。

    “先回去。”面具男抬手止住他们已经到了嘴边的话,“曲商,过来扶我。”

    “是。”

    曲商一袭玄衣,身量娇小,看起来像是14、15岁的少年郎,他素日不管发生何事都是笑盈盈的,如今看到主子这模样,怎么都笑不出来。曲商的视线一转,便见一个娇小的少女躺在主子身边,看起来很是依赖的模样。他心中一震,却不敢出声,只是默默脑补。

    曲觞曲水看着地上依旧睡的香甜的少女,心里不知作何感想,主子平日里不近女色原来竟是有原因的么?一时间,两人竟都生出一种,儿子终于长大了的欣慰感。

    “走吧。”面具男仿佛看不到地上还有一个人一般,直接唤了三人,便要离开。

    走了不过两步,地上的人突然嘤咛一声,似乎是睡的不太舒坦。他叹口气,吩咐道:“曲水,把那个女人带上。”

    曲商三人眼观眼鼻观鼻,不敢多看地上的人一眼。

    他已经想到身上的伤口,多半是地上那个女人帮他处理的,他秦玄一向是个有仇报仇,有恩可能报恩的人,不过是个13、14岁的小姑娘罢了。

    **

    孟若词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一缕烛火跳动印在荷花屏风上,拉出一道宽长的影子。头顶是浅粉色的床帐,绣着精美的花纹,隐有金色的暗纹若隐若现。金钩勾起帐帘,上面浅粉色的穗子轻轻摇摆,床前的荷花屏风,宽大精美,刚好遮挡住白玉床。

    从屏风的边缘看出去,可见红木梳妆台,上置铜镜,桌面上唯有一把木梳,不见其它,墙角放着一把琴,似乎已经落了尘,那边的墙上挂着书帖两幅,左下角皆有方方正正的印章一个,应该是出自同一人手。

    一时间,孟若词竟有些记忆错乱,这是哪儿?她不是在树林里吗?对了,还救了一个面具男,面具男呢?这房间一看就是精装修,角落里的琴虽说落了尘,但一看就价值不菲,更别提红木梳妆台,白玉床了,红木啊!白玉啊!

    在荒郊野外睡着,一觉醒来,却在这雅致大方的房间里,躺在白玉床上,这也太……玄幻了吧。怎么?这么快就换地图了?

    “吱呀”的推门声响起,有人从门外进来,中药的苦味隔老远就传了过来,苦的人想吐。

    那味道越来越近,夹杂着一缕幽香,走近了,便听到环佩撞击出的叮铃清脆声,好听的紧。想必来的人定是一位美人。

    孟若词不由自主的便在脑海里勾勒出一位肤白纤手的温婉美人。

    美人绕过屏风,低垂眉眼走到床边,察觉到有人在看她,她才轻轻抬头,看到昏睡了一天一夜的人儿终于醒了,她眼里迸发出一抹惊喜,红唇开启,露出洁白的贝齿,她轻快的说道:“姑娘,您终于醒了。”言语间带着令人舒适的恭敬。

    她身穿青衣,眉眼温顺,和孟若词想象中一样,是个温婉的美人。

    “这是,哪儿啊?”

    美人抿嘴轻笑,声音婉转:“这儿是侯府,姑娘,您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大夫说您都是皮外伤,好生养几天便好了,先喝药吧。”

    该说的她都说了,孟若词一时语塞,只得闭嘴,看着她把玉碗递到自己眼前,那股苦味丝丝缕缕的往鼻子里钻,是孟若词最讨厌的味道,她皱眉,胸腔里翻腾起一阵阵的恶心,她不由侧头躲避。

    “姑娘,奴婢带了蜜饯,是百食坊的蜜饯,他家的蜜饯啊,最是好吃。”美人把玉碗放在床沿边,轻笑着解下腰间精美的小袋子,打开,一颗颗蜜饯出现在眼前,味道窜入鼻子,让人拇指大动。

    孟若词纠结着,没动。美人温婉的笑着,也没催促。

    终于,孟若词看向美人,眼里露出哀求,“我可以吃蜜饯,不喝药吗?”

    她瘪嘴,委屈道:“求你了。”

    美人一愣,随后退了两步,垂下头,语气惶恐,“奴婢不敢。”

    孟若词被她的反应惊住,一时竟然反应不过来。

    空气中沈腾起一种名为尴尬的气氛,孟若词这时终于意识到了什么,有些惊慌。在这种惊慌里,孟若词实在升不起缓解气氛的心情,她端起玉碗,壮士断腕一般仰头将里面的药一口喝尽。然后闭着眼,死死皱着眉,胡乱从美人手里抓了一颗蜜饯塞进嘴里,一直到嘴里的苦味散去,她才睁开眼。

    恍惚了一瞬,她又坚定下来,抬起头看着一直恭敬站在床边的人,轻声说道:“谢谢。”

    美人笑着,并未作声。

    她又问:“美人,你叫什么啊?”

    “奴婢翡翠。”美人恭敬的回道。

    翡翠?

    “这个名字很配你。”孟若词笑着说。

    美人羞涩的笑,“姑娘过誉了。”

    她这副模样,让孟若词玩心大起,她故意勾起音调,调笑道:“翡翠,你是不是还有朋友叫珊瑚啊?”

    她本意只是想逗一逗翡翠,谁知翡翠听了她的话,竟瞪大双眸,惊讶的问:“姑娘如何知道的?”

    这下换孟若词惊讶了,还真有啊?她讪笑两声,不知该怎么回答,心里却暗自想到,取这两个名字的人一定很爱钱。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