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空间农女:山里汉子俏媳妇 > 第五章 凡事还是是要靠自己

第五章 凡事还是是要靠自己

作者:朱玉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zuixs.net/book/282602/65037125.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谢忠这话没毛病,打死不离亲兄弟。谢仁可是他亲弟弟,亲弟弟没了,他可是绝对有义务料理身后事的。

    只可惜,范氏不是普通人。

    “谢忠,你说什么?谢仁他要死就死,死了埋不起,那是他自己没本事。凭什么我们管,又不是我们害死他的。”

    谢昭阳心里冷笑,真是瞌睡了就送枕头,她还真不想谢忠说一个“管”字就了了这事。

    更何况,有些事你自己越是辩解,越发让人觉得是真。谢仁的死,这次还真就跟谢忠一家脱不了关系了。

    “啪”

    “够了!”

    齐村长终于听不下去了,“谢忠,你这家还当不当得,谢仁可是你亲弟弟。”

    这是明显发火了。

    齐村长并不怎么管村里人的家事,毕竟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他可不愿意参合进去。

    保持自己高高在上的身份,拿点好处就行了。

    可谢家这次,确实做的有些过分。

    谢忠红着脸,鼓着腮帮子说,“村长,您放心,谢家自然是姓谢的当家。”

    听完,齐村长看看天色,都暗了。叹了口气,起身走到谢昭阳姐弟跟前,“你们两个苦命的孩子,先紧着把你爹安葬,以后有什么事再来跟村长伯伯说。”

    说完摸了摸谢雨生的头,随着看完热闹的人群离开了。

    而谢忠也走上前来,“昭阳,你跟雨生先回去,等大伯父明天去买了棺材,回来就帮你爹入土为安。”

    谢昭阳抬头看谢忠的模样,和记忆中的许多次都重合了起来。

    “昭阳,你去跟你爹说说,等你大伯父拿银子了就过来。”

    ……

    可许许多多次,谢忠都没有实现自己的诺言。

    “嗯,谢谢大伯父。”

    目送谢忠一家离开,范氏在身后恶狠狠的瞪了谢昭阳姐弟两眼,目光中的凶狠,让谢雨生往谢昭阳的身侧躲了躲。

    谢昭阳伸手拍拍谢雨生的肩膀,“雨生,别怕!经过这次,以后她不敢对咱们怎么样的。”

    谢雨生有些疑惑,仰着头看向谢昭阳。

    谢昭阳笑笑,“傻弟弟,现在全村人可都认为咱爹的死跟她脱不了关系,这时候咱们要是有个什么事,那还不都是她干的,所以你放心,她不敢对咱们怎么样。”

    谢雨生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随即又抬起头,“姐,爹……怎么办?”

    谢昭阳叹口气,她的记忆中村人对村长很是恭敬。她今天确实想借势从范氏身上敲点银子出来,毕竟谢仁已死,该让死人入土为安。

    可她没料到的是,这个齐村长是这样一个性子。不沾手才不容易出事,只说几句话,惹不了众怒,看似帮着压阵,却根本没帮着他们姐弟什么。

    过后,他们姐弟混的好,得承人家村长一份情。混得不好,谢家他也没得罪。

    不过至少,经过这件事,众人心底都留了影子,以后万一范氏再欺负上门,他们姐弟也不用忍气吞声了。

    谢昭阳拍拍身上的灰,牵起谢雨生的手,道:“走一步看一步,咱们先回家。”

    经过一番折腾,天已经黑了,两姐弟深一脚浅一脚的回家。一天只喝了那么一碗番薯粥,谢昭阳饿的前胸贴后背。

    回到家,放开谢雨生的手,赶忙往厨房冲。

    揭开锅盖,里面半片汤汁都没有。

    “灶头熬的粥呢?”

    跟着后头跑过来的谢雨生红着脸解释,“吃……吃完了。”

    谢昭阳皱眉不语,正要说话,却听见谢雨生的肚子“咕噜咕噜”叫了起来。再看灶台上,除了自己那只吃了没洗的脏碗,连双多余的筷子都没有。

    这哪里是吃完了,是压根只有那一碗番薯粥,还都进了她的肚子。

    谢昭阳的心里涩涩的,也不戳破,“还有什么能吃的吗?”

    可话一说完就想起来了,谢仁病了这么久,家里能吃的都吃光了,没有收入可不是坐吃山空。

    “姐,要不我给你烧点热水喝?”

    谢昭阳有些无奈,热水可不管饱,更何况谢雨生差不多是滴米未进,可这大晚上的也没别的法子了,便点了点头。

    “我跟你一块去。”

    谢仁力气大,在院子里打了口井,打水还是很方便的。

    姐弟两个提着油灯出来,听着不远处“咕咕咕”的几声,谢昭阳本能的看过去,“雨生,那是什么声音?”

    谢雨生听了听,“姐,那是大伯娘家没上笼的母鸡。”

    之前说了,谢仁回来了没地方住,就在谢家隔壁的菜园子里起了这么点土胚房。所以这房子,实际上占的是大房的菜园子。

    今年大房起院墙,菜园子不好全部围进去,就把菜园子给留出来了,还在院墙上留了个狗洞,方便鸡崽子们溜食。

    这样什么鸡屎臭烘烘的东西都留在了院墙外,院墙里面的大房院子可是干干净净的。范氏也不怕自家的鸡和菜丢了,毕竟要是谢仁他们摘她一片菜叶子,范氏可是要抵在门口骂上三天的。

    也因此,谢仁从不许谢昭阳他们摘范氏种的菜吃,而以往也会有没有上笼的鸡,那都是谢仁亲自送回去的。

    可今天,呵!正饿着呢。

    等抓了鸡,谢昭阳直接烧开水拔了,剁成大块爆炒。剥下来的鸡毛直接灶膛里一丢,只等着鸡肉出锅了。

    “雨生,这全是肉吃了不好消化,你去摘点青菜洗洗拿过来。”

    谢雨生一边咽着口水,也不纠结谢昭阳话里的消化是几个意思,只道:“姐,咱们今天又吃她家的鸡,又摘她家的菜,明天她会不会堵在门口骂咱们啊?”

    谢昭阳冷笑一声,“你放心,经过今天这事,她就算发现了,也不敢骂,你只管去吧!”

    “嗳。”

    看到谢雨生这听话的模样,谢昭阳心里暖极了。

    一只鸡也不大,配了一大锅菜,姐弟两个吃的饱饱的,当然吃之前谢昭阳特意用大碗盛了先让谢仁“尝尝味”。

    “爹,家里没吃的,把您饿了一天,您就将就将就。等您吃完了,我跟雨生再吃。您放心,往后昭阳一定带着雨生好好过,给您多烧点香烛纸钱,让您在下头的日子也好过些。”

    吃饱了好睡觉,一夜很快就过去了。

    天刚亮,谢昭阳留了谢雨生在家,自己则捏着手心里的玉佩往镇上去。

    虽然谢忠说会买棺材回来,可谢忠的话一向靠不住。就像谢昭阳之前指望村长会帮她一样,这一次谢昭阳得靠自己。

    “喂,前头的是昭阳妹子不?”

    谢昭阳回头,冲着身后赶车的虎子笑一笑,“虎子哥!”

    虎子赶忙停下马车,“昭阳,这天还没亮,你不在家给你爹守灵,上哪去?”

    看了看虎子身后车厢内昏暗不清的人影,谢昭阳裂开嘴,“我去卖身葬父!”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